博洛克文学>历史>拐走宗门大师姐 > 第30章 师娘
    堕神岛渐渐从视野消失,视线的尽头只能看到一片火光。

    “看来以后不会有极北秘境这个地方了。”不知道是谁这般感慨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吧。”

    “?”洛棠糖讶然地看向一旁表情莫测的云纱衣,月辉打在她的脸上,和长长的睫毛上,在她眼中投下一片阴影。

    洛棠糖转头,也有些愣愣地看向极北秘境的方向,心里不知道为突然何涌上一股失落,似乎是丢了很重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或许是想多了吧!

    巨大的船桅从中间被折断,甲板上也坑坑洼洼,到处都是烧伤的痕迹,来时意气风发,走时每个人脸上却都多少带着些颓态。

    一路上沉寂的可怕,等到达太上仙宗时,众人都默默无言,就连平时最跳脱的齐小白都一脸严肃,跑去闭关了。

    云纱衣也要去找君楚曦交代此次秘境之行,洛棠糖略微思索觉得还是回趟旬阳峰比较好,和云纱衣打过招呼,顺便把小麒麟扔给她,也就回去了。

    刚走到门口,推开门抬头的那一瞬间,洛棠糖的脸就僵了。

    “师师……师尊。”洛棠糖心脏有一瞬间地停止了跳动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执欲似乎很惊讶推开门的是洛棠糖,朝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洛棠糖下意识得咽了咽口水,执欲今日与往日极为不同,最主要体现在他今天的穿着上,以为执欲虽然对穿着也很是挑剔,但是今日的他却肉眼可见的惊心装饰过的。

    一身淡雅的青袍,茂林修竹,清雅端正不似以往那般阴郁,看起来到真如俗世那些贵公子般,可这也改变不了洛棠糖怕他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。”执欲挑了挑眉,看着洛棠糖退后几步的小举动,似笑非笑地睨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洛棠糖小心脏一跳,膝盖一软就啪的一声跪在地上,语气颤抖:“是是的,徒徒儿活着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跪了,起来吧。”执欲心情似乎很好似得,也没为难洛棠糖:“你看我今日这穿着如何?”

    语气是询问,但看着执欲的眼神,洛棠糖瞬间上道,满脸认真:”师尊向来玉树临风,风流倜傥英俊潇洒人见人爱,今日这般打扮更是华贵中带着一丝温柔,温柔中带着一丝少年意气,整个人都仿佛焕然一新,让人耳目一新,自甘沉沦,永世不忘啊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执欲笑了笑,藏在发丝后的耳尖红了红,似乎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是怎么了,崩塌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