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洛克文学>历史>拐走宗门大师姐 > 为什么
    鲜红的血液泛着淡金色的光浇汁在植株上,本来死寂枯黄的植株,生机浮现。

    云纱衣紧紧抿着唇角,她身子一低便坐在了地上,眼中带着些许哀伤和迷茫,静静地抬头,望向zj远方。

    良久,她捂住了眼睛,有些自嘲,“师姐,你可真是好样的,以自己之力zj一个道系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不容于修真世zj俗的道系。”

    云纱衣低低地笑了zj知道从那个冒出的酒狠狠地灌了zj杀你。”

    巨大的光屏上,云纱衣的一切都映入眼帘,洛棠糖面无表情地垂下zj眼睛,“我现在做的你满意吗?”

    【并非我要你做。】虚无中,有人这么说道。

    洛棠糖却满脸的冷意,她眼眸冰冷,带着嗤笑与不屑,整个人都宛若缥缈峰最顶层的风雪,更古不化。

    洛棠糖感受着自己渐渐流失的生机,在脑海中透明的线像是触手般一丝一毫的侵占自己,她疲惫地闭上了zj眼。

    一切总会了zj断。

    魔宫虽然成立不zj久,但是势头极猛,且无恶不作,每个人手中都沾满了鲜血和无辜的生命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们修行的方式太过于偏激霸道,这导致他们的修为可以在段时间内暴增。

    几大宗门自然不会放任它的存在,战争如期而至,创世zj火如同一张密布的罗网,将一切笼罩在内,云纱衣站在半空中,乌黑的头发束起,整个人冰冷而高高在上,明明拥有着幽蓝冥火,却如风雪一般让人不可接近。

    下zj方传来嘶吼声,尖叫声,一阵一阵接憧而至,火光照在云纱衣的侧脸上,打下zj一片冷酷的阴影。

    她就这样看着,许多魔宫修为较低之人这样葬送火海。

    几大宗门的人远远隔开,创世zj火可不是说说这么简单的,万一误伤,也够他们受的。因此,修真界高层人商量,先让云纱衣打头阵,等幽蓝冥火大大削弱魔宫的战力zj,再将他们一网打尽。

    魔宫中一些修为较高些的人身上zj彩,即使是他们也只能被动防守,做不zj到将那火焰湮灭。

    “洛伊在哪?”云纱衣盯着一个额头布满奇异纹路的魔修冷冷问道。

    那魔修却是不答,眼中浮现癫狂,浑身化作一团黑色的浓烟,竟直接朝云纱衣扑去。

    云纱衣皱了皱眉,那团黑烟竟然穿透了幽蓝冥火化作的防御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