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洛克文学>历史>拐走宗门大师姐 > 红莲业火
    “对,你不喜欢却必须要做的事。”说完,洛饵的身躯瞬间消散了,周围所有zj人都好像没看见似的,在忙自己的事,一切都好像是洛棠糖自己的臆想。

    “这药也太苦了吧,能不喝吗?”

    突然,周围环境变得真实起来,洛棠糖就看见一个穿着太上仙宗弟子服的小弟子端着药碗,是云慕。

    云慕此时皱巴着一张小脸,手里端着黑黝黝的药汁,看着面前的老人,声音无奈:“老伯,不可以不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太苦了。”老人皱着眉头,想讨价还价:“反正我也一把年龄,活不了多久了,这药你还是给那些年轻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啊,老伯,你不能找借口。”云慕黑着一张脸,把药往前面递了递。

    老人见搪塞不过,无奈只得端药喝了。

    云慕似松了一口气,他朝四周望了望,然后偷偷从衣服的最里层掏出了一方手帕,打开,里面是晶莹剔透的蜜饯。

    云慕抬头看了看老人,这才拿出一颗,嘴里还嘟囔道:“我也不多了,下zj次老伯在这样,我也没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才依依不舍地把蜜饯放到对方手里。

    “别动了,赶紧休息一会。”

    “小孩别乱跑,赶紧吃药。”

    “小心点,动作轻点,别吵到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一群修士,忙里忙外,他们不像洛棠糖以前遇到的那些修士高高在上,这里的修士反而更像是个人,有zj责任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日。

    来了许多医修,日子一日过得一日,煮药抬尸,成了她们的日常。不管他们做了什么,一些人上一刻还如正常人一般笑着,下zj一刻就没了呼吸。

    “我死后,把我烧了吧。”

    陆清月躺在陆清言怀中,苍白的脸上满是温柔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成为鬼修,不想没有zj神智,更不想,去伤害你。”

    她颤抖着伸出手,抚摸上陆清言的脑袋,“阿言,弟弟不哭,要笑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