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洛克文学>竞技>陶珏记 > 蜜月行
    上次和陆珏说了领证的事后,吕陶陶之前在工作室忙着接单的时候,顺便把下个季度的设计稿画好了,把这些东西给刘安儿,她看了后,麻溜的给她的好闺蜜放了一个长长的婚假。

    陆珏和吕陶陶找了个黄道吉日就去领了个证。

    这个证在吕陶陶眼中只是个没多大作用的一张纸,但在陆珏眼中是吕陶陶和他领证后就不会在想着抛弃他了,以后离婚得去民政局,只要他乖,不给她找麻烦,这辈子她都不会离开他。

    古人虽说白头并非雪可替,相识已是上上签。但陆珏所求的不仅是相识更多的是共白头,那张证给了他一定意义上的保障。

    所以陆珏特地给结婚证买了个画框给装裱起来,后面被陆珏给藏起来了。

    吕陶陶现在就能看到个红本本,里面那张证她就刚领的那天看到过,随后就被陆珏拿走了。她也知道陆珏是想着以后他们吵架,她想离婚也没有结婚证可以去离,真是个笨蛋,这个东西可以补的呀,不过只要他未来没有碰到她的底线,他们会共白头的。

    “陆珏,我们第一站去古滇吧?夏天了,那个地方凉快”吕陶陶拿着一套性感泳衣,询问道。

    陆珏看着那件黑色蕾丝上衣,哦不,不能说是上衣,因为它的布料仅能遮住吕陶陶的半个酥胸,其余银黑色绑带大概是绕在胸前,至于下身则是极细的纯黑色绑带,一共三条,其中一条还有些许布料,它们由一些金色盘扣相连。

    “陶陶,这件衣服绝对能穿出去,只能穿给我看。”

    说这拿他的头去蹭吕陶陶的胳膊,顺手把那件性感的衣服抢在怀里,还自动忽略了吕陶陶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本来就是买来穿给你看的,不给别人看。”吕陶陶揉了揉了陆珏的头,哄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古瑱好啊,不去三亚。”陆珏满意极了,砍掉了吕陶陶可能穿着它出去的地方。

    吕陶陶听出了他的小心机,拍拍他的头,催促他去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等陆珏收拾完后,给了他一本以绿色为主,金色做修饰的本子。让他仔细看看,到时候照着那上面演。

    陆珏打开那个本子,大致看了一下,红着脸点点头,然后去抱吕陶陶回房睡觉,后天去古滇。第二天,吕陶陶醒后告诉陆珏到时候去酒店就开始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操!不想干了。

    吕陶陶冲进陆珏的办公室,拽住他的领带,连人带椅往前一拉,像失了耐性的法外狂徒,抓着衬衫用力一扯,纽扣瞬间崩落。

    她不由分说狠狠揉了一把他的胸,捻住小粉粒恶劣地揉搓。偌大的办公室落针可闻,陆珏极力忍耐的低喘砸在耳畔。

    敏感的身子逐寸变红,攥紧吕陶陶的手讨好的模样,在某种程度上取悦了她。